媽媽這星期終於配好助聽器了。  

星期一晚上我開車接媽媽回台中,在車上,媽媽重覆著話題,說她終於找到好醫生,配了一個適合的助聽器,雖然我也聽過很多次了,這次我才發覺這件事對媽媽的重要性。
  

媽媽在耳鳴困擾求醫過程中,我陪他到奇美,彰基等醫院,還有她跟舅舅到台大,和自行到榮總等醫院檢查與治療。不過媽的聽力還是持續衰退,有次聚餐,大舅跟我說媽要配助聽器,最近在牙醫診所,媽完全聽不到在收音機背景聲音下,牙醫師跟她的對談。那是一個驚嚇的發現,因為平常相處,我沒有察覺媽聽力的減退。

星期四再陪媽去台北,到了醫院,助聽器公司人員很有耐心一個字一個字講解說明書的內容,媽媽也拿出錄音機錄製,講解這個小小助聽器的保養、使用,還有使用人怎樣借著說話技巧,比如說看對方嘴形,還有一句話講完,才接話等,減少溝通障礙。最後還講到家人幫助聽障者方法,跟配帶者如何溝通的技巧。
  螢幕快照 2012-04-12 10.57.06 AM

隱形式助聽器配戴圖

 

媽媽接著要在醫院附近繞一繞,以適應助聽器效果。於是我們離開候診室,往人聲鼎沸大廳移動,媽覺得噪音很大,我跟媽媽一起走上電梯上樓,果然我也感覺到大廳嘈雜又緊張的人聲,電梯的聲音,通風的聲音,門開闔的聲音,從四面八方擁進來,媽媽彷彿剛從寧靜世界走出般不適,但我怎麼也開始懷疑自己,能天天忍受這樣的噪音,到底怎樣叫正常?
  

下了樓梯,回到比較安靜的候診室,我開口跟媽媽說話,我說其實助聽器只是一個工具,達到跟人溝通的目的,但是溝通技巧也很重要,現在有了助聽器,多了聲音的溝通,可以更表達清楚。
  

比如說「像現在假如醫生或護士遠遠的叫你的名字,可以先喊聲在這裡,不要先急著走過去。」我把上午忍住想講的話,說出來,早上媽像個小學生般在醫生唱名時不小心撞到檢查的檯燈,第二次護士叫名時,一急之下起身往前,椅子邊把裙子拉破一小洞。
  

「因為你急著過去,走兩步,人太多,護士可能還是看不到你,再喊一次,你豈不是更急著往前衝。」我深知媽急性子,有時只是去醫院看病,一緊張,她血壓上昇,這個前因後果一講,她也會了解。
  

「現在有了助聽器,你不怕沒聽到,就可以利用講話對談的小技巧,讓自己舉止從容些。」我講的時候,一面也想,在以往沒有助聽器,是不是媽會發展自己的一些溝通方式,比如別人問她問題,一直微笑不語,或者不顧別人的回答,一句接一句講。
  

最後我又把剛才助聽器公司人員講的對談技巧,再說一次。
  

「還有,假如你聽不清楚,可以要求對方,我聽不清楚,請你再說一遍。」一面講一面想到,其實這也是對自己講的,以往對於媽有時聽錯話,重複說時,我會感覺不耐,有時媽媽講電話露出完全聽不懂沮喪的神情,那感覺對我也很差,這樣說來,家人對聽障者,也要學習如何溝通。
 

媽像個學生般聽我講,我也彷彿像剛剛從寧靜世界走出來的人,第一次發現,都市世界這樣的吵雜,而我們無可避免的身在其中,不免也會聽力受損,雖然以後未必需要助聽器,但是學習與人溝通的技巧才開始呢!

 

感想

對於教授長輩較精密隱形的助聽器使用,確實是有困難度,我自己的感想是,家中最好有晚輩可以協助長輩助聽器操作,若長輩自己住,則如上述文章中的媽媽在助聽器公司把專業人員教授使用方法用手機或錄音筆錄下來真的是一個很好的方法,立刻學起來!

 

http://mypaper.pchome.com.tw/ciphercake/post/1374642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ebecca E. 的頭像
Rebecca E.

助聽器的兩三事

Rebecca 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